鱼隐刀

有一次讲到,其实他有全副温柔。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
敬刘国梁总教练
敬国乒全体将士
敬我看了十三年的国球
敬敢于为国乒发声的屏幕前的你们

@四个脐眼肚 rep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级棒的小本子!每个故事都好可爱!好学生隐凡和问题生魔鬼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太太爆灯!

扎心了,老铁……

半夜突然醒来,看到这几句话,暴风哭泣。

一包包盐:

“有段时间你们还问我和王声是不是出问题了,要我俩真出问题,我也就不说相声了。”

“这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捧哏了。”
                                    ...

年末发糖段子集

公孙瓒那句“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抚剑独行游:

改梗

每个孩子都曾经问过父母
“我是从哪里来的?”
请父母们慎重回答
别给孩子留下一生的阴影

1.“我爹跟我讲,我是我爹和周叔叔朱叔叔一起玩火时烧出来的。”
十九岁的陆抗
至今对洗澡充满恐惧
害怕水把自己浇灭了

2.“父皇说我是他在葡萄园捡的,一开始我并不信,有一次父皇骂我,说早知道捡你,不如捡旁边那串葡萄。”
二十二岁的曹叡
至今看到葡萄
还会有巨大的竞争压力

3.“父亲说兄长和我都是买包子送的。”
三十五岁的司马昭
至今仍痴迷于买包子
看什么时候能被送儿子

4.“父亲说我是他从人贩子那里买来的,我的亲生父母其实在蜀国。”...

@。・赓盻丶 两个病号聊天,猝不及防播放器里跳出边江大大的声音,真是垂死病中惊坐起,越苏虐我千百遍。
玉泱,我曾许诺一人,若有朝一日我当真执掌门派,执剑长老之位,定为那人而留。然此人早已远行,杳无音信。若此人一日不归,那位子便会永远空着。直到有一天,他从远方回来。而时如逝水,永不回头,我终知晓他不会回来。你们也始终无缘一见执剑长老“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的御剑风姿。为师逾百年而未成仙,大约正应了那句“最上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吾辈”。这广饶天地间,顺应其心而活,便是最好,又谈何修仙。

元白26字母题

大清早上班路上吃了满嘴狗男男的糖拌玻璃渣……

蜉蝣头:

有几个题目卡了一个月也写不出(好吧主要是懒得想)然后就删掉了´_>`
个人阅读量有限 欢迎交流 欢迎捉虫(比心)


Adventure(冒险)


常憎持禄位,不拟保妻儿。
养勇期除恶,输忠在灭私。


Angst(焦虑)


眼前故人少,头上白发多。
通州更迢递,春尽复如何?


Crackfic(片段)


良时光景长虚掷,壮岁风情已暗销。
忽忆同为校书日,每年同醉是今朝。


Death(死亡)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否。...

和某人边忙着上班边抽空闲聊,回忆起了brolin。虽说萌RPS就是萌他个欲说还休欲拒还迎隔靴搔痒只撩不娶,在大家都快出圈的时候猝不及防怼你一口糖,譬如军烨,譬如VO。然而像brolin这样让我萌到绝望的也是没sei了……不占tag,默默心塞……

来日方长

和公司某个人见人恨的财务吵完架,神清气爽。

[权逊/现代架空]来日方长

【文前:毕业多年的孙权回学校办事。孙权视角,张长史打酱油。依旧流水账OOC无文笔无情节。】

  孙权看着面前熟悉的大楼。
  还是斑驳古旧的红砖,配上初秋时节开始转黄的爬山虎。十年的光阴都沉睡在砖瓦缝隙里的苔藓和枝蔓中,几乎毫无变化。
  但也只是几乎而已。总有些事物随着日升月落而默默转变,肉眼或许不易察觉,却又是切切实实存在着。
  譬如楼前花坛里粗了一圈的香樟;譬如每间办公室门口崭新门牌;再譬如,守卫大爷早已经换了人。这些变化真是麻烦啊,孙权苦恼地皱了皱脸,露出颊侧深深的酒窝,艰难地跟守卫大爷沟通着,企图得到有用的信息...

想写海兰论坛体,不知道咋写。生气。
还想写驷仪,背景框架太大不敢写。更生气。
还有篇权逊肉,不敢扔上来。要脸。
萌的全是冷cp。气得我要上天。

1 / 2

© 鱼隐刀 | Powered by LOFTER